分类
现代诗

无聊如一段别人的电影

恍惚中看见手机上的短信

是“有道云笔记”编辑发送而来

通篇晃动着两个字:

放下……

姐姐写给弟弟的信

叮咛和安慰穿越无聊的时间

不知所措的失眠

无聊如一段别人的电影

来不及释然的茫然的青春

打磨了粗糙的粗心的石头

时间还是太慢

挥霍的总是经不起享受的时光

我的故事里始终有你

刚刚懂事就选择远行

多希望再听到一声责备

只能假装我没有生气

2020年7月16日下午去电,是夜梦见回音,醒来知是梦,失落感顿袭。2020年7月17日下午记之。

分类
现代诗

破碎的红色奖状

我们一起赶路

在转折点的分叉口

你忽然不见了踪影

山路崎岖,险象环生

“我已经死去”

你的影子从左侧沟壑飞临我眼前说

“其他人呢?”——

更多的影子朝我奔来

我没再说什么

一直往后退

“我们都要附着在你身上”

他们的呻吟声吓住了我

你对我穷追不舍

我几乎被你攫住

你变得如此陌生

熟悉的友谊化作恐怖的上跳下窜

我就快要跑到一个饭店门口

你已经揪住我的衣襟

红色……红色的可以震慑妖魔

我扯下一张红色的奖状

转身对着看不清面目的你

呼突呲啦……

周围的影子越来越多

还有一只小猪也面目狰狞地奔将过来

小猪奋力一跃

在揉皱的红色奖状前化作一缕青烟

这片地方已完全被黑暗占领

我心怆然而泪水汗水混成一滩烂泥

原本以为能一起抵达山顶

谁可知离奇地被妖魔蛊惑

红色奖状已破烂不堪

幸好有了它不曾褪色的鲜红……

2020年7月17日补充7月15日夜梦所思

分类
现代诗

傻偷

傻傻的我们
想偷走属于我们自己的东西
全是追悔莫及的事情
除非能穿梭到昨天

书的世界
特别是沉默的时候
我们才能有所收获
无言带来多少欢乐

傻傻的偷
真不如狠狠的攫取
闭上嘴
只管默默的占有

在漆黑的时间隧道里
除了睡觉
再没有其他的兴趣
无精打采的休养生息

春天到来
禾苗在向上突破
冰化为水
流淌在童年的记忆中

纵然是有些愚钝
但暗下决心的人
偷偷努力的人
还是闻到了春天的泥土气息

2020年2月2日20:23:06

分类
现代诗

你还记得我说过的话吗?

你有几个手指头
大拇指指甲长吗?
食指受伤了吗?
中指的指甲缝里有泥吗?
无名指上有肉签吗?
小指有没有变形?

你的衣服洗了吗?
上衣的领子卸了再洗。
洗脚的时候把裤子挽起来
袜子记得反过来正过来洗
手套挂到阳台上
鞋要刷得油黑锃亮

做完了吗?
赶快给我说一声
我要做到心中有数
记得每天都要汇报
因为我要动态观察
认真的做好记录!

你还记得我说过的话吗?
你的五个手指头要随时待命
你全身的衣服要干净整洁
你的手机24小时开通
你要在第一时间接我电话
你明白了吗?

分类
现代诗

用微笑说再见

不必握手

回头你还要写字

午饭的时候

已经举杯相碰

 

不要打断我的话

不想听

轻蔑一点儿

清高一些!

 

虽无所求

面有饥色

附和两句

总算有过交集

 

你只是你

路过彼此

挥挥手

用微笑说再见!

 

分类
现代诗

这执着的虫子

狠心挤弄手心的蚀洞

费心抓取

抽出一条长长的虫子

抽出来

它还在不断变长

狠心咽下一口气

不断增长的它

让人无所适从

它还在努力地寻找缝隙

多年来吃过的苦

受过的白眼

原来这疯狂的日子

这执着的虫子

在暴躁的性格中指手画脚

它是疯狂的导师!

2020年1月30日凌晨四点半

分类
现代诗

你就留在这里

还想着去西湾学习吗?

我正在夸赞庄广的才华

你忽然对我说

还是留下吧!

差那么一点

你也有自知之明

可惜人不能十全十美

要搪塞到什么时候?

嘴巴不要张开

耳朵尽量封闭

脚步放慢

眼神再痴呆一点儿

你就留在这里

日子过得很快

明年开春

我们一起去野外看花。

2020年2月1日

分类
现代诗

关于胆量的辩论

平静的坐在家里
心如止水
街上的笑脸不少
成年人行色匆匆

响鞭炮的小孩
听不到电话另一头的哭声
你没有走近
呼吸对你没有任何意义

我们都别说话
也别相信自己的耳朵
看见的
也不要刻意去记

我没有勇气去查看
更不敢计数
回家里去吧
不要在这里争辩胆大胆小!

分类
现代诗

打开这本书

过去的笔记已经模糊
依稀看到当时的样子
我在思考未来
如今却成为回忆

满纸写着没有实现的梦想
头上一片没有定型的云朵
不如合上这本书
免得动了念头

世界就是这个样子
让你的笔无从下手
你本来也不是这样
早就应该反向行驶

不知道你们怎么判断
我听到的声音令人头疼
既然打开了书
就回忆回忆过去!

2020年1月31日

分类
现代诗

我准备晚上为这只小狗写一首诗

有一直小狗掉进了河里

我在岸边大声喊叫

 

我忘记了寻找木棍

我也没有救生圈

 

我就是喊

喊出了一首歌曲

 

有人为我呐喊

我唱得更加卖劲

 

刚掉进河里的时候

还能听见小狗有过一声汪汪

 

渐渐地只有扑腾的声音

我的声音慢慢盖过了它

 

我准备晚上为这只小狗写一首诗

记录它在水里英勇的挣扎

 

我匆匆忙忙的赶回家

才想起来小狗还在河里

 

不知道有没有打捞上来

我已经开始动笔撰写歌颂

2020年1月31日20:30: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