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梦

跑向清晨的自觉

凝滞的空气中有一股风
不冷也不热
只是一滩死水
没有恶臭,也没有蚊蝇
向清晨的方向奔跑
不是为了朝阳的期待
一直向前冲
冲破子夜,冲破黎明
把梦的颜色调匀
用纱布蒙住眼睛
听,脚步声
身旁没有一个人影儿
喘着粗气
看,前方不远处……
2017年8月17日晨

感谢您的阅读,欢迎您关注微信公众号:shuiliangbai.或搜索:水良白!谢谢!

路过泥泞,你和狄美安不再聊天

路过泥泞,你和狄美安不再聊天
在一个小门门口
许多全身绷带裹挟的病人被一个个抬进去
你走近一个
人们说这个少年早已死去
我们一起去抬,我心有余悸
你抬起我不敢抬的头部
我抬起他的腿部
眼珠在动,以为死去的人
我很害怕
少年竟然说话
我说你这么重,你已经死了
他说
我要顶两三个人的重量呢
我真想扔了他逃掉。
2015年5月18日午睡乱梦,同石忠斋同事绕道。又和西兄、狄美安绕行。

梦中的固定情节

无意间惹恼了凶貌恶态的身边恶人,

不得不为了逃脱开始四处窜逃流浪,

总有一些善良的人出现那是熟人,

总会插入一个和谐的情节换了好人,

搞不懂为什么总要去杀死一个人,

总要提心吊胆而却总能置死地而后生。

太多的莫名其妙在这梦中交闪乱烁,

到头来只是忽然间一个和谐忽然间一个终结。

2002年9月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