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现代诗

我梦见了她

我醒了
我梦见了寒字
我那么幸福
醒来只有老地方
我难受了
我不知道怎么办
我爱她
这是唯一知道的

……

2002081404:04

《我梦见了她》发表日期:2003-08-14 15:21

感谢您的阅读,欢迎您关注微信公众号:shuiliangbai.或搜索:水良白!谢谢!

大风大浪挑衅着孤舟

大风大浪挑衅着孤舟,
飞出去的鸦群不知归处,
只有两颗孤寂的谈心,
才合成了沉船上的充实,
搞不清楚一个人总少点什么,
寻找寄托的努力只能鱼死网破,
在时间海里游出了岁月的皱纹,
艾尔克斯的灯光只等着一个人去泅渡,
到底要为爱做些什么,
魂不守舍之后的孤枕难眠,
还是百无聊赖地寻寻觅觅,
又在梦中将一个人思念,
思念,长久地思念。
2002年6月10日

读建信有感

读建信有感

2002年4月11日

你也知道你的话重了吗?

我无法不去在意

尽管拒绝已是那样明确

而且接踵而来

想起那时如此的惆怅

反倒是一汪美丽的水洼

泪水凝潴成一面镜子

照见我傻乎乎的脸

那种感觉是辛酸的痛苦

却回味成一种莫名其妙的飞翔感

低下头又忽然抬起来的一刹那

你已离开了我身边

此诗并非情诗,而是另指有人,或许是西竹。

2011年3月9日11:00:10

前几天的胡说

你说你要走了

我就笑了——

幸福的泪水流出来了——

我终于赢了!

你说你要转学

我高兴的跳跃!——

(想起)杜少府之任蜀州的一阙——

我竟是这样绝!

大概写于2002年4月。

注:这里的你,似乎不像是毕丽香,或许是班里的同学吧。但一时想不起来。

入佛

物欲横流的滚滚风尘中,

不知觉中走入了烟花巷,

出出进进乱七八糟的这场那场,

一时痛快之后,

才知是:错了,

竟然入了欲望的圈套,

终于我要入佛了!

克制自己的贪欲,

耐住空虚的寂寞,

心气平和地独自兀坐,

任尘世万物如晚风轻拂过,

求得那六根清净纯洁一身,

禅修高千丈直上青云处,

不要迷惑在花里花胡的世界上,

不要沉溺入变幻莫测的人寰间,

入了那佛的槛,

我潜心修行可为行者,

我攻书弘法一心行修,

清了那放荡的心,

寡了那跎驰的欲,

我要不与世竞,

专心修行,

既然不可兼善天下,

我就当独善其身。

2001年11月

我们认识吗?

熟悉面孔异地空气中发现

曾经相伴的熟悉模样

没有什么不同啊世间的朋友

你就是我多年前认识的人啊

笑的那么美那么像

是我的哪一位同学哪一个朋友?

我们谈论过许多

有学习有生活还有理想吧

为何如今重逢又如此陌生?

你又怎么来自了忻州来自曲沃来自运城来自……

陌生中似乎声音容貌又那么熟悉

分明多年以前在某个地方

说过话、看过对方、在对方身边停留过

我们认识吗?身边的朋友啊!

人的容貌又一次出现还是那样

你笑的还是那么甜

你的举动依旧是静静的一水温柔一火麻烈

我们认识吗?身边的朋友啊!

还记得我们是一起生活学习过的吧?

我们讨论过什么,争执着、调和着、交流着、舌战过……

从我身边走过的你,没有变

地点变了时间变了莫乎尔清晰的印象永不改变

回忆永不退色,朋友,谢谢

2001年10.12早 1下宿舍

2015年11月6日06:19录

明天,我将是一个无用的人

想象只能加重自己的痛苦

时间只能带来可怕的消息

明天  我将是一个无用的人

我尚存一息的声音

再也穿不过自己的墙体

我没有信心无法找到信心

自卑将打击并伴着我进入可怕

的明天

从今往后  我要找点时间找点

空间

为自己无用的时候打算。

中岛

2001年10月11日

一匹狼

4,一匹狼

我黑袍加身独自穿梭,

在每个垭口徘徊令人不敢进出,

我凶恶异常,杀死,叼走阿毛,

人们惧我我孤独寂寞白天不敢散步,

夜里独自疯吼,嗥声在静静夜空发闪,

本性就是这样,我不能改变,我要活下去,

每个人都在向上攀,

他们要生活,怎能停滞?

我同样需要去生活,

首先要活着,我们当中有些懦夫败类屈服人到驯服于人,

看着门大声驱赶陌生人在围栏里在链套里狺狺,

他们不配用“嗥”字,只能是温顺的看家狗,

有些悲惨到吠日傻叫乃至吠影吠形,

我,却是一只狼。有自由有权力独自追赶生活的魅力,暗夜踽踽觅食靠自己力量去奋斗争取,常常带着血,毛发凌乱东窜西突,

每一声嗥叫,每一阵晚风,我存在,我偷偷奋斗不知疲倦,不拘形迹,随意洒脱,我黑色的皮肤黑色心情黑心动力,我是一匹来自北方的狼,野性十足。2001年9-4中午

谁的眼泪在飞

3,谁的眼泪在飞?

不知道已经多少次了,

在与你相约的日子抑或雨儿绵绵抑或乌云朵朵,

雨儿淅沥的街头散步的你我,

貌似浪漫之外几多愁眉,

怎会如此这般?

雨儿不知觉竟下在找你的清晨,

起起落落曲折的爱更觉心酸,

那不停地也不管你我愿不愿意的雨儿,

是谁的眼泪在飞?
不知道已多少次言说放弃,

追得我疲惫,累得我直喘气,

独自在夜里感受伤悲,

每次回忆不远往事,

坎坷过去,写诗独坐读日记,猛然发现我的眼睛里全是水,

熟悉的街头将你迷失,东跑西窜,将你寻,我半个影踪不着。

天上乌云,突然更黑,雨儿顿然降临:谁的眼泪在飞?
不知道为什么又怎样,

就这样慢慢维系苦苦追赶,

日里夜里又没日没夜地反复思索,到底该怎样做呢?

又为了什么苦思冥想?

想到深夜了窗台上叮里叮咚:是谁的眼泪在飞?

2001年9月

One Person

2,One Person

窗外的蝉声时断时续,

秋天左右的午前午后阳光有点焦灼;

屋里我一个人心儿凉了又冷,

坐下,立起,不安地走来走去。

一个人偷偷泪水爬满眼眶四周,

让音乐驱赶这不快的琐事,

他们聚会喜悦快乐,欢聚一堂。

我散步故乡深夜空荡荡破街。

怎样定格美丽又令人无比伤心,

迷人令人沉醉,悲痛刀绞心般爱情,

友情又怎去穿越时空昂首爱情?

蝉声依旧,与音乐声打成一片,

屋里屋外我一个人书桌前孤坐,

唱着歌,朋友一个也不在身边,

依然觉得没有一个人在乎我,

连同聒噪不舍的蝉儿静静的屋子。

独自静静思绪纷飞穿越云霄,

不靠天,不靠地,只能靠自己。

只有我和我最亲最交心最会永不分离。

唯一欣慰我自己还活着还能听蝉声音乐,

一个人,静静独处时欣赏自我。

2001年9-2中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