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由水良白发布的文章

在农耕生活中散步

恨不得分身变化

变成一个做事条理的专业人士

做不完的各种杂事

依旧稀里糊涂

 

没有人爱你的诗歌

连自己也看不懂

谎言配上音乐

化作令人作呕的神曲

 

吟风弄雅的人们

保护好祖先的遗产

回去回不去的故乡

未来和远古牵手回家

 

没有一点点高科技的痕迹

在农耕生活中散步

 

温钟榆

2017年8月7日晚21:53

感谢您的阅读,欢迎您关注微信公众号:shuiliangbai.或搜索:水良白!谢谢!

宏伟的梦

(1)

推开门,右眼望去

山洪挂出一席狂暴的瀑布

左手是大山崖对峙的山门

沟壑仿佛在遥远的地平线

 

兴奋的人们鸦雀无声

我倚在门口远眺

门槛处别无他人

 

山水奏出的曲调

响彻耳边的喧闹

有许多劳作的巨人走过

宏伟啊宏伟的歌

 

一晚上没有睡着

在梦里清醒地思考

风景在何处啊?

 

(2)

又听见歌里的懵懂

是赵传的《勇敢一点》

从高中走来的旋律

如今仍难以自拔

 

见过放浪形骸的人们

来不及欣赏

只有雾里的世界还不够

 

去高山上大声呼唤

去湖水前聆听鸟鸣

转身是惊恐的笑

背后是大山大川

 

我爱祖国的山河

连同梦中的故事

全在张大的嘴巴中咀嚼……

 

俞三有

2017年6月25日周日

后记:这一个山水大胆的画面,让人怦然心动而心情舒畅。闭塞小县城,心欲游于天地之间,出逃形骸,无处漂泊。田园生活不可期,青年壮志化作平凡。

夏日暴雨

——献给暴雨的力量

(1)

总是有一股不熟悉的味道

在一切变得清晰之后

模糊的视线变乱

被雨水打湿的头发

竖立起来,慌张

 

不记得要证明什么

在圈子外面打转

化为死寂的涟漪

无声地哭,无声地大声的哭

放声的哭吧!雨水

 

听见自己的呼吸里

一股发酵的味道

转个身

没有人比你更固执

(2)

奔跑的人们

朝向乌云和白昼的夹缝

一半是亮,一半是暗

直到路上的出租车躲藏起来

 

所有人,所爱好的

延续了几千年

才觉得一丝难受

把过去踩在脚下

 

向家的方向逃窜

等待开门后的笑容

再简单不过的满足

 

黑夜没有距离

雨水对抗视线

骄傲越来越深

 

后记:试图将暴雨和心情结合在一起,找出生活感受中颤抖的一瞬,别人把文字交给我们,留下来,握起笔,找回“失落的文字”,习惯了平淡,臣服生活的日子被虚荣心怂恿,总以为自己还会继续骄傲下去,可夏日午后的暴雨让我们忽然清醒,莫要妄想,一切可以戛然而止,项羽,说非战之罪,天要亡我。天与我们,越长大,越可以感到这英雄末路中的悲慨。

一切可以联系起来的事物都值得我们回味,多咀嚼一番,就可以找到熟悉的味道。重复,不代表没有新意;瞬间,不代表不可以永恒。

俞三有

2017年6月22日晨

麦子的忧伤

(1)
甜美的记忆非要流泪
世间一切倒着行进
疯狂就此平静
高歌之后一片沉默

满眼金黄色
看不清年轻人的脸
收获总是来不及掂量
年复一年的路过

斜倚在树旁乘凉
有时也坐在田垄上
想起鸿鹄之志

经不起弹奏的乐曲
是昨天的漫不经心
还是今天的追悔莫及

(2)
偶尔看看远方
才想起梦开始的地方
伴着雨露阳光
在杂草的绿色中张望

还是不变的村庄
越发陌生的梦
结束和开始一个模样

如果不是年少轻狂
怎能变了方向
和抱怨一起去流浪
到达哭泣的远方

自己没有走远
可麦子已经收割
只能从麦茬中往回返

2017年6月18日夜

麦子的仰望

作者:俞三有
正是收麦季节,看到田里的联合收割机,攻占马路的一摊摊麦子,还没有收割的扎手的笔直向上昂头炸皮的麦子,脑里冒出了“麦子的仰望”这样的词语,还有想起海子写过的诗歌。还有前年一首金黄色麦浪的歌曲,感到这一切都是假的。只有在地里站上一会儿,身上“土码子塞货”(污头垢面的方言),才觉得麦子的真实。不过,除了仰望,还想过麦子的哭泣之类的词,这会儿想了想,还有麦子的绝望,麦子的孤独,还有很多震撼人心的词语。
(上)
麦子,你站在田地里
等待儿时的镰刀
收割的不是残忍
是一片片回忆的暴晒
不是求知的眼神
非要做出渴望的动作
一样可以刺向天空
颠覆耷拉的充实
一起仰望岁月
告别古老的农村
生锈的终究腐烂
许多老人站在垄上
麦子还是往日模样
背着双手紧握麦袋
(下)
农村的故乡,只有老人
打工的青年总是很忙
从田地到屋舍的往返路上
比大城市还要遥远
一群欢笑的孩子捡拾麦子
摆满麦假过后的讲桌
颗粒归仓的课文
昨天才刚刚学过
每一天都想着回到家乡去
路上禁止烧掉的秸秆
我都不认识
陪着麦子一起仰望
垂垂老矣的记忆
忘记城市的一起。
2017年6月15日
附录:
熟了麦子(作者:海子)

那一年,兰州一带的新麦熟了

在水面上混了三十多年的父亲

回家来

坐着羊皮筏子

回家来了

有人背着粮食

夜里推门进来

油灯下

认清是三叔

老哥俩

一宵无言

只有水烟锅

咕噜咕噜

谁的心思也是

半尺厚的黄土

熟了麦子呀!

(这首诗写于1985年1月20日)
风吹麦浪(作者:李健)

远处蔚蓝天空下

涌动着金色的麦浪

就在那里曾是你和我

爱过的地方

当微风带着收获的味道

吹向我脸庞

想起你轻柔的话语

曾打湿我眼眶

我们曾在田野里歌唱

在冬季盼望

却没能等到阳光下

这秋天的景象

就让失散的誓言飞舞吧

随西风飘荡

就像你柔软的长发

曾芬芳我梦乡

远处蔚蓝天空下

涌动着金色的麦浪

就在那里曾是你和我

爱过的地方

当微风带着收获的味道

吹向我脸庞

想起你轻柔的话语

曾打湿我眼眶

我们曾在田野里歌唱

在冬季盼望

却没能等到阳光下

这秋天的景象

就让失散的誓言飞舞吧

随西风飘荡

就像你柔软的长发

曾芬芳我梦乡。

如此

——献给鹿鹿的诗

就是这个样子

不是幻想中任何一种

就是这个名字

不是踌躇中任何一个

 

这是女婴的哭声

连眼泪都带着温柔

嘟嘟的小嘴咀嚼美梦

蹬踹的小脚丫子走过天空

 

天上淡雅的云彩

家乡油亮的春雨

一会儿是云,一会儿是雨

 

雨水汇入小溪

彩云迎着朝阳

你属于大自然,大自然属于你。

 

2017年6月1日傍晚思露斋

我的六一儿童节

我(不)是一个少先队员

我的红领巾是自己制作的

 

那天是六一儿童节

后院大叔家给孩子过十二岁生日

 

我哭着从胡同里跑出来

六碟六碗才上了三碗

我求母亲给我缝一个

一个九岁的孩子多么激动而上进啊!

 

红领巾是那么鲜艳

我却不会打结

 

那天我套着上学去了

忘了小伙伴们有没有问我

 

那个胡同已经变窄

忘了我是不是一个真正的少先队员

 

2017年6月1日傍晚思露斋

蚊虫赞歌

以为这空屋没有食物

太干净反而不屑一顾

半夜闻见了人肉的气味

我们俩蚊子火速赶来

 

迷迷糊糊被叮个不停

变出几个小小疙瘩

愤慨之气从床上蹦起,冲走睡眠

 

他全身埋进被子里

听蚊虫在被子外发疯群魔乱舞

他冒着汗水窃喜

不信潜水的鲸鱼不嗖嗖玩玩鼻子水柱

 

我们飞来飞去一夜巡视

大晚上饱血饕餮

只可惜办公室里就他一人!

2017年5月31日周三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