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伦坡性格浅议

“他的一生大多在同命运搏斗的逆境中度过。1849年10月初,坡连续几天处于谵妄状态,弥留之际大呼“上帝保佑我!”就此饮恨而终。这一呼声凝聚了他对坎坷半世的悲愤。”

87491fe1fba4a607f59494d5d6c2f5ceda0aea1d10681-vqCoue_fw580
爱伦坡和雪莱、拜伦基本一个时期,比他们小十几岁,与林肯同岁,比惠特曼大一岁,比曾国藩大两岁,比洪秀全大五岁,比马克思大九岁。在欧洲是拿破仑时代后期,在美国正扩张土地和扩大独立,在中国大致属于刚刚进入清晚期之时的嘉庆道光年间。

今天读到《爱伦坡小说精选》中陈良廷写的《译者序》中对爱伦坡的介绍,对他的生平有了一个粗浅的了解,他是一个40岁就死去的作家,是一个命运坎坷的诗人,也被说成是第一个专以写作为生也导致穷困潦倒的作家。

他三岁成为孤儿,寄人篱下。他缺少爱情,又多愁善感。他爱好写作,又不被人理解。他思维缜密,又酗酒如命。种种正邪善恶交织一身,其最后因醉酒而去世,死后又遭人诬陷,毁誉不一。

他是一个复杂的人。

既是诗人,其必有良多天真之处,既以饮酒来排遣苦闷,亦必有可爱之心。

对照其短暂而丰富得有些可怕、如昙花又凄惨得让人可怜、如疯子又才华横溢的人生,各种味道杂陈一处,恰引来发人深省的咀嚼。

记得大学时,我就一直认为,人的一生不一定要活得多么精彩,但可以求得生活得多,经历的丰富;不一定要平坦顺利,要善于在颠簸中保持平衡,在经历中体味人生。爱伦坡如此,不正是崎岖之精彩吗?而崎岖不平,恰能体会更多世态炎凉与人生无常。

导致他英年早逝的生活习惯是一个教训,要引以为戒,但他以文学为业,有诸多丰富想象与人性思索,值得学习。

其经历中也可以看出,孤独似乎是一个作家必须经历的磨练,我钟爱的卡夫卡(1883——1924),在小职员的工作生活中孤独写作,而且也在40岁左右英年早逝,真不知上天为何这样,诸多折磨,既磨砺才思,也劳神伤身,真是双刃剑。不敢细思量……

初识爱伦坡,其性格粗浅谈谈,还需要用心读读他的作品,不正之处,敬请批评。

2018年1月16日 苏梦泉 于小木屋

感谢您的阅读,欢迎您关注微信公众号:shuiliangbai.或搜索:水良白!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