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现代诗

这执着的虫子




狠心挤弄手心的蚀洞

费心抓取

抽出一条长长的虫子

抽出来

它还在不断变长

狠心咽下一口气

不断增长的它

让人无所适从

它还在努力地寻找缝隙

多年来吃过的苦

受过的白眼

原来这疯狂的日子

这执着的虫子

在暴躁的性格中指手画脚

它是疯狂的导师!

2020年1月30日凌晨四点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