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现代诗

今年不能去北极观雪了




孩子们兴奋地奔向阳台
看着雪花飘飞到六楼的窗玻璃上
咦,融化不见了
他们高兴地喊着雪的名字
 
这里很久没有下雪了
我曾盼望
和我童年的大雪纷飞还是有所不同
那时候我们吃过雪
 
我很沮丧
今年的买卖一定不好干
最近几年
我带了多少旅客去北极看雪啊
 
不同的套餐,不同的雪
不同深度的雪,不同的价钱
不同的观雪位置,不同的体验
不同的雪质产品,不同的惊喜
 
今年忽然下起了雪——
还有人愿意为了观雪而花钱吗
曾几何时的过年过节放假的时髦旅行
也许因为今天的雪而生意惨淡
 
我在北方租赁的观雪山庄恐怕要冷清起来
房屋租赁合同放在卧室抽屉里
地暖灼热的房子有些烧脚
我在屋子里走来走去
 
教我怎么走出这个屋子去见我那些朋友
他们常常在涮锅的时候佩服的对我说
天气和火锅里滚烫的汤汁一样热
年关的时候该有多少人找你去观雪啊!
 
哎,今年不能去北极观雪了。
人们这些年拼命的保护环境治理污染
总算有了结果
观雪老板也该下岗了!
 
2020年1月6日
 
注:这首诗有个科幻小说的内涵,或者还有一个商机。当有一天,原本下雪的地方不再下雪,或者观看雪就成为奢侈,还能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