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回来写写东西

回忆的文字容易让人感动,但却没有一点儿价值。迎接新一天,日日新,写新我,又哽咽在喉。

 

自二零一八年四月七日至今已经三个月,基本上没有发表过一篇文章,只在五月三日写了一篇《告别四月》,之后又晃了一个月,计划写《告别五月》,然后《告别六月》,但是都没有声音,都是告别,又都来不及“告别”。虽然没多少人关注,可自己始终明白,这段日子少了点儿什么……

 

没发表东西,不代表没写,只是随意的写在了纸质笔记本上。说是没有时间誊写,更多的是没有心情打字。多年来,每天都习惯写一些文字,哪怕是记记流水账。据说,写东西可以对抗生活。我没有惧怕过工作的忙碌,但心里的事情多了,像杂草长满了院子,走两步,展不开脚,反而多了些莫名的恐惧。心静不下来,只是忙着,行尸走肉般忙着。忙到忘记了日子,忙到冷落了诗意。最近早上醒来,发现自己竟然活到了三十好几,眉头一皱,不敢相信,怀疑中哭笑不得,然后惆怅,总想着大哭一场,一事无成,百无一用。生活的琐碎让我们明白了多少?岁月不居,来不及品味。蹉跎与浑噩,细思极恐间,唯有忽略。

 

原来想写完的那个故事,因为两个月的搁笔,人物和情节都死在路上。要重新拾起,不知头绪何处。每天都有很多“愤青”的诗句,因为平淡的生活而咽在心里。朝气蓬勃的年轻人不知道去了哪里。激情两个字也陌生起来。这每十年的节点,又开始重复十年磨一剑的荒唐。1998年,2008年,2018年……

 

世界杯开始了,想动笔写一写我最喜欢的克罗地亚队,回忆一下自己的偶像“金左脚”达沃苏克,写了一大段,前言不搭后语,也无心修改,克罗地亚都快夺冠了,都没写完。

“可是”,要给我暗哑的生活来一点儿希望的快乐吗?“时隔20年克罗地亚队再次打进世界杯半决赛”。克罗地亚回来了,我从高中走出乡村的20年,转了一个圈,意气风发的十八岁,是不是也要回来了? 

 

多年来,我看到身边一个个不甘平凡的朋友慢慢变老,也看到一个个满怀抱负的朋友越来越强,也看到一个个与世无争的朋友生活得有滋有味。只有我,还是找不到自己。激情散去,唯余善良。我还是那个善良的人。青涩渐褪,醇香始来。人都要慢慢变得坚毅。善良,伴着乐天。坚毅,不惧风霜。乐天,纵或盲目的开心,傲立,纵或独行的率真。我不知道,这样的开心率真能够创造多少价值。

 

昨晚上妻子说,最近也不见你写东西了。我不假思索的说,没心情。我见她叹了口气,继续收拾桌子,又给孩子铺床。我坐在电视前,心里五味杂陈。

 

原来决定从年初开始,一天不少的写点东西,不管是小诗随笔,还是读书笔记,稍带再把那个故事编完,读点儿书,写点儿字,以此来作为生活充实的象征,或能结出一个阶段的成果。可是,这“可是”的事情太多了,一厢情愿,永远不是人生的合理诉求;踌躇满志,还是敌不过人生的喜怒无常。树欲静而风不止,一颗平凡心,两行傲娇泪。如果某一天不写东西,我都会自责愧疚难过不已。哪曾想,有一阵子忽然就停下了笔,而且停止得有些恓惶。诗也没了,哪怕是胡诌的随笔也懒得动一动。

……

 

2018年已蚀掉一半,还有几多光阴能让人在麦子收割后继续憧憬秋收和暖冬。窗外阴雨连绵,可趁年华,笑逐人生。

 

我想回来写写东西,不想就这样虚掷光阴。“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好日子就在后头,以后少一些告别四月、五月、六月,多一些迎接八月、九月、十月。

 

二零一八年七月九日于小木屋

感谢您的阅读,欢迎您关注微信公众号:shuiliangbai.或搜索:水良白!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