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散文

鹿鹿成长记录(2)

我不称职,没有抽出多一些时间用心观察鹿鹿的成长。 鹿鹿前阵子爬行只能一只脚动,最近已经“双足齐下”了。 大概七 […]

分类
小说

初识大鼻子

本文系小说连载之十。前文为:初识书生 “徐老板,给咱说说大鼻子的故事吧。”我一边接过臊子面,一边笑着对小徐说。 […]

分类
小说

初识书生

本文系小说连载之九。前文为:书生和大鼻子的登场 书生和大鼻子走了之后,我问道: 他俩是干什么的? 小徐开始抹桌 […]

分类
现代诗

村子西边的小河

注:本诗似乎延续了前面“小年诗”类似的感慨,但我更希望每个人都能担当传统文化的保护者,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保 […]

分类
现代诗

写给小年的一首小诗

注:本诗还有一篇散文作为姊妹篇,皆以回忆切入,追溯往昔,悠悠岁月,品味生活,倾注真情。 十年来的小年,“两茫茫 […]

分类
散文

不被了解的人最可悲?

本文仅止商榷,不成熟之处,敬请批评! “不被了解的人最可悲”是谢霆锋的歌曲《谢谢你的爱1999》里的一句歌词, […]

分类
现代诗

请看着未来的眼神

(1) 执迷不悟的人 无意中 流露出矫情 不堪一击的弱者 在自己的眼中 勾画出别人 语言的巨人 背负一大堆语言 […]

分类
散文

刘墉《此生何必从头来》读书笔记(2)

注:这篇文章是纯粹笔记,将近九千字,可能较长,包括阅读过程中我个人认为重要的有教益的原文和自己简单笨拙的评语, […]

分类
散文

我们现在走着的路

每次看到大城市来的朋友,我都会感到一丝落寞。 “昨日入城市,归来泪满襟。”(选自《蚕妇》) 这首诗只能引用上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