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我们一路走来

或从大路上绕开赵曲收费站

或从小路上穿过城南村和古城庄

大路上的疾驰轿车

小路上的风声树影

有了孩子的欢声笑语

也有偶尔的龃龉争吵

有那初遇的不相了解

也有初识后的紧张羞涩

有生活上的相互关怀

也有工作上的彼此鼓励

 

六年,我们一路走来

自负的小伙子逐渐心平气和

六年,孩子陪我们长大

善良的母亲是不忘初心的妻子!

水良白

2016年10月20日pm.忆北斋406#

感谢您的阅读,欢迎您关注微信公众号:shuiliangbai.或搜索:水良白!谢谢!

生活的逃兵

生活在用自身创造生活

变化本身是一件鲜光衣服

换来换去很有意思

没有人能够控制生活

甚至包括自己

失控的我只有逃离

漫无目的地逃离

 

神经病玩弄着神经病

病态是一双花里胡哨的鞋子

裹在脚上,还算合适

不要试图说服神经病患者

他在等着你一起逃跑

我们都应该有一个同伴

不要控制对方和自身。

水良白

2016年10月9日周日下午忆北斋16:40

我看见了明天

还是一杯酒

不如早点喝了

不过是梦中的花儿

漂亮闪光

 

街道里无人不识

也不认识某一个具体的人

快点儿走

别落在最后

 

也许难以弥补

林冲已不愿回头

醉酒里舞动棍棒

潇洒一场

 

人生不过如此

我只在今天潇洒

水良白

2016年10月8日20:35:04 408#

暮秋的心情

(1)

预报明天有雨

西南角残留着 一颗星星

中午还有点儿热

晚上回家不得不穿上外套

路上的人们要去哪里?

美国总统大选还是个谜

隔海而望的人们在呐喊

 

没有几个年轻人读书写字

网页打开就是低俗的流行语

那些学过编辑专业的人的脑袋是什么形状?

繁体字在角落里陪着古代文明哭泣

 

花在浮夸的衣食住行上的钱

能不能在保护老房子和植树造林上停一停

阻挡水泥的进攻?

 

(2)

我不知道现在的人们到底有多坏

反正尊敬两个字已很久没人用过

没有价值的东西终将遭弃

有用的时候只是敷衍的笑容

 

中午滴了几星雨

风儿也冷了一丝

可晚上听到学生们在学校里吵闹

我还是觉得烦躁

 

冬的气息悄然来临

连六岁的儿子也急切盼望下雪

可日子怎么没有一点儿憧憬?

 

田野里重又变得光秃秃

种过小麦的犁痕真叫人舒心

可家乡的“橡胶顶”是越来越多!

水良白

2016年10月6日晚  忆北斋

我的钥匙

上周四你就不见了

我只觉得你一定在这个世界上

一直到本周三晚上

我已经找遍了两辆汽车,一个办公室,一个宿舍,还有家里

 

你就躺在同事的桌子上

给我的不是惊喜

更像是一个惊吓

 

丢失的东西能带走什么?

人类的情感是否有失而复得?

为什么丢失的偏偏是钥匙?

你想告诉我什么?

我还会打开那些门,或许

还有更多的门

等着我们打开又关闭!

水良白

2016年10月5日21:20周三晚  忆北斋

一个日子

心灵和界限毫不相干

自由和家庭不能并论

大自然的一切正在毁灭

直面掠夺的惨状

 

有了一个奇妙的日子

杀死了更多的记忆

 

失去了小河流水

不见了小路泥泞

窗外的树太整齐

身边的人太做作

席地而卧的是乞丐

对酒当歌的是流浪汉

用一个笼子

关注一生的忘记!

水良白

2016年9月30日周五 晚  忆北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