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打了一晚上的扑克

我们一群小学男同学

喝了酒,打扑克

牛绕兄输了不少

赢了钱的我睡个好觉

凌晨时分他们盘腿坐在床上

打开电视,有说有笑

“我要上班去了!”

牛绕就坐在他们正中间!

枯榆

2016年3月18日晚

 

感谢您的阅读,欢迎您关注微信公众号:shuiliangbai.或搜索:水良白!谢谢!

不说也罢

一个老头骑电摩往南

一个老头骑自行车往北

错开来停在路两边

正在说什么

或者还没说

我开车从路中间走过

骑车子老头蹬车就走

骑电摩老头还准备说些什么

骑车老头已走

留一个背影

电摩老头的眼睛还没说话

电摩重新发动

也许年轻时有很多话

老了以后说不说就没有意思了!

2016年3月16日夜

注:不说也罢,二老人也许从此诀别。

枯榆

是日下午同父母一来回走东柴取一证明,路东柴往刘左路所见。

不祥的蝙蝠

我记得你给我说过

这里有四只死老鼠的事情

蝙蝠飞来飞去

这是有小人陷害

 

在武铁家没有人吃饭

四散之后

我的眼镜跌落地上

我什么也看不见了

 

我在办公室里点蜡烛

还要点火把

要烧死这些秽气的东西

 

你给我说的时候

轻轻擦着眼角的泪

我不该在办公室吃饭。

2016年1月27日18:00:32 一个梦,记录于思筏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