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竟哭了,竟忘了

来不及写清楚,写清楚了,来不及咀嚼

文字如垃圾,遍地恶臭

舍不得扔掉,留下倒是痛苦

过得太快,当时没有思考,后来不敢去想

后来哭了,原来也哭过

后来忘了,原来真的存在过

你可知道,还曾记得我吗?

为什么

为什么要那么快呢?

老天,让我开心一点

我还要回到酗酒写诗的时代吗?

我还要在黑夜里胡乱打电话吗?

欢愉永远是片刻

痛苦才是永恒!

二〇一三年十一月二十五日 23:37:28 亚东宅

感谢您的阅读,欢迎您关注微信公众号:shuiliangbai.或搜索:水良白!谢谢!

奥拓轿车里一车的日记本

奥拓轿车停在了河里,就是村西的那条。我一路向南,途中知道了洪灾。这是一场只针对我的奥拓轿车的洪灾。

河里有各种意想不到的状况。有鳄鱼,有死尸,有鬼怪,有恶人。

快点找一些塑料编织袋,好去从水中救出那些日记本

我冲到河岸,水里还有很多轿车。也有奥拓牌的,但是,没有我那个车牌号的。想哭。

我最珍爱的过去的日子,因为这奇怪的洪灾而被付之一“淹”。

一车的日记本,就是一车的生活。

2013年11月9日6:51:10 思东斋述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