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愿作诗

醉酒原作诗,作诗了心思。(思可以读作四声。)
朋友虽多,不处也僵死。念青春年华,放浪形骸,草草收场。
想旧时疯狂,今沉默装老。不是我辈退伍,但无表演舞台。
见他人得宠,只暗自决心。学莫言老当益壮,犹念一鸣惊人。
无论过去未来,一生蹉跎,或则矻矻,也是枉然癫狂。不受羁绊,年内surface.
身边善良人,左右有良友。戮力为梦想,旧文字整理。
期盼日有所变,明日风华正茂。
2012年12月26日22:08:38思东斋。

感谢您的阅读,欢迎您关注微信公众号:shuiliangbai.或搜索:水良白!谢谢!

我不信这世界末日

黎明已过,过了大半天

说什么都不是预见

唱什么歌,适合自己

性格有致命弱点

 

去相信世界末日

期待一个公平

经验学不来

一夜之间全都消散吧

 

我不信世界末日

还有可爱的孩子

有本来性格温和的妻子

 

想着换一辆轿车

带着妻儿去旅游

在高速公路上疾驰……

2012年12月21日14:53:53思东斋

“我看过的书可以把你们火化”

这句话必将火起来。多么形象而霸气侧漏的口气啊!不论从谁的口中说出来,都能给人以教益。

读过的书,虽然不能全都焚烧掉

但如果焚书

那火焰一定要冲天

认识的人,即使不能全部了解

至少在脑海里

留下一丝火焰

偶尔闪烁在心头

教我们知道世间的种种

 

各种各样的书摆在面前

我们冲出屋子

看不见彼此的脸

模糊的身影

逃离火海

今天就要写一首诗

2012年12月16日20:53:20思东斋

与章涌篙谈文艺-写给瓷庙章涌篙(3)

文字上经常说恶有恶报,总期望那些不劳而获的畜生们能听见。

我为什么骂你啊涌篙

因为你赖皮(好似孩童的嘴上游戏)

你不是一个有德行的人

讹诈的狗腿,终被碾折

信口雌黄的狗嘴,必将扯烂

叫嚣,我不管,我不管,我只要一点儿钱

一点钱能怎么,能省略

狗肉泡馍是对保护动物的亵渎

2012年12月10日周一写,12月12日补齐

畜生不如君-写给瓷庙章涌篙(2)

瓷庙多么远啊未曾到达

姓名失去意义啊不计较

什么诗啊什么文学别在意

听见好友已经爿下了饭店

 

文字如一把菜刀

上一盘猪头肉

畜生的血从畜生的头中流出

别说若有所指

 

在意的人们先中枪

一个对着购物小票发呆的

学生

你应该是一个比猪好千万倍的人

畜生头肉已上桌

断句吧亲爱的菜刀!

2012年12月10日周一晨

“恶棍”你可知?-写给瓷庙章涌篙(1)

据说有些动物天生是吃屎的
虽然不一定是这个星球上的事情
他的衣服如黄皮狗的黄皮
说话,不,那是什么吠声

不用,他沉默起来
连身旁的小狗也一声不吭
小狗啊小狗,你为何不言不语?

上帝也会说别怕别怕
直接面对自己的丑陋
不知廉耻的得意,也别说话
谩骂能解决什么问题

出门撞死不是很值
大路上经常有狗被压个稀烂
高呼一声:是你吗?
2012年12月10日周一晨

无碍

无碍(没有谁能阻挡我)
已经任这些流逝了多少个日子啊徘徊
连你也来打击我
半小时后,酒精开始升华发作!
每一次用酒精和香烟来度过委屈的书桌
不停地驱赶不停地谩骂!
我从不曾离开,从不曾放弃
仅仅一个朋友的宽容都从未存在过吗?
爱和被爱都成了虚拟,一点点消散!
在失望中自己给自己打气
我不停地苦思苦想一个词语
来吧证明自己的坚定的无碍!
差一点儿又要在酒的刺激下哭出来
的时候,忍住了这沧桑忧郁的不平!
自己也不知道但却一再重复:没有谁能阻挡我!~
写于2012年12月……

走,北京去

那是一个遥远的地方

不能到达

或不可能很快到达

 

这样的念头不曾有

或不曾真正想过

不能作为触手可及的目标

成为一个幻想

 

后来我

不能走北京去了

忘记了长大后的样子

 

自以为是的少年

听别人说话

还要多一段故事

才能讲完北京的消息

良白轩主人2012年12月03日 20121203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