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乡随记(1)

低保煤专用运输的条幅
在大卡车上默默呐喊
像秋收一样忙碌
煤堆被村人围住
一户一堆
人人有份
愚蠢的我
我都可能让人家遗忘
一层层削下来
好歹还是有的
让风筝飞吧
村里的人们!
2012年9月28日大概从白水至朱水路上

感谢您的阅读,欢迎您关注微信公众号:shuiliangbai.或搜索:水良白!谢谢!

心疼

你哭到没有声音

不忍心看

愤怒洒向母亲

拒绝经历苦痛

成长成为恐惧

能否少一次跌倒

少一点儿磕碰

让哭泣击中我

 

是我自己的错

是父亲的性格

是心疼不能说

是爱你太多太多

 

你端坐的地板上

旁若无人的玩吧!

2012年9月26日pm因上午摔倒遂作。TO.AP

小皮卡车车兜上的眼神

不到一分钟的距离

小皮卡车兜上的人的眼神

 

四目相对的语言

诗一般少

 

职业不知籍贯不晓

单是同时活着并相遇

无知变成了智慧

新鲜幻想着永不磨灭

 

眼神在我的笔尖闪烁

相识很久而平行相处

好好看一看

是否又瞌睡了呢

小皮卡右拐

我一直在前行

2012年9月25日PM 三跨桥上

从朱中邮来的信

朱中的信到了

它不断生长

寄藏着一头通往西藏的野兽

虽远必达

 

我每一次颤抖

都控制不了自己

曾经有一片田野

适合我  被剥夺

看着鲜活的面孔

想到逝去的灵魂

 

醒着却想闭着眼睛

看着却想大声呼喊

朱中有多近?

我只走自己的路!

2012年9月24日PM

推门,或者有人推门

门打开时那吱呀——的声音

惊动了熟睡

爱的心脏小心地跳动

节奏如无知的旋律

 

没有人回应的空屋子

凭空多了一份恐怖

已废弃的需要重新整理

已过去的慢慢涌上心头

 

进来吧,你就是这里的主人

不要徘徊在门外

无须躲避外面的风雨

更不要聒噪地敲门

只要轻轻一推

门随时为你打开

2012年9月23日夜写至24日晨补齐

复返

又回到了宴席上

服务员收拾过一遍没有?

残存的酒饭味道

旁观者依然能嗅到

我已经醉了

片刻的清醒被酒劲打晕

糊涂一直没走开

又走到来时的过道旁

好在尚存有记忆

宾客虽长了胡子

服务员换了衣服

我想醒来

还一直说醉话

清醒纠结不已

2012年9月22日PM 四两四室

尾随

二零一二年九月廿一日午,出门上班,正念今晨为一友留言早安而半日无回复时,反光镜里见其车,遂作。

不是你  就是我

尾随没有预兆

一在明  一在暗

忐忑是自我

 

思念是折磨

遇见是煎熬

车流里躲着

一只发疯的动物

 

臆想能疗伤

忘记是秘方

穿过车流

反光镜里消失

是惆怅  还是欣喜

尾随而来?

 

榆人2012年9月21日记

从白水村到二鸟村的路

从白水村到二鸟村的路

只留下容一个人一辆自行车的路

两边是熟悉的豆子苗

直立着,哗哗作响

 

人们在拆除一座老建筑

有文字记载的历史

旧招牌  旧公告

在机器轰鸣里安静无比

拍照时没带相机

手机留下这些时刻

 

蹩脚的相机

模糊的影像

丢了车子  失了勇气

只记得大路两边的豆子苗

 

注:2012年9月3日晨,本为述梦。梦已不详。2012年9月18日补齐。

那个时候一切都是暂时的

那个时候一切都是暂时的

——念木钟工厂生活

转过身

看不见挎斜包的你了

即使目不转睛

也会瞬间消失

毫不在意

直到离开

 

想起她

那说话的样子如在目前

笑过、哭过、尴尬过

失去是那么痛心

得到遥不可及

假装没有发生

 

那个时候一切都是那么短暂

直到今天才发现一转身就是永恒

坡坡

2012年9月18日

盒子

我一直记得有这样一个盒子

但不知道放在何处

除非我失忆

这盒子绝不会因我而存在

 

死亡的人们或许正在甜甜使用

一段段各个角度的拍摄

不曾遗漏

 

不要费心去寻找它

除非你忘记世间所有

不可能,这永远不可能

在爱里堆积着恨

思念里充满排斥

一个个左看右看的寻觅

一个神秘的小盒

 

良白2012年9月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