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的史诗

以自我为中心

以我的家为崇拜

有一首苦难的史诗

与众不同

爷爷和姥爷在一起工作

奶奶和姥姥精神矍铄

十几岁的父辈们干着杂货

孩子们忽然间成家立业

那些渐渐散失的亲戚

我们的血脉隐藏不见

嘴张开,却不出声

笔提起,不堪蘸墨

家在何处

儿女四散寰宇。

2011年5月21日21:44:05南山斋

感谢您的阅读,欢迎您关注微信公众号:shuiliangbai.或搜索:水良白!谢谢!

摔死桌子上爬动的苍蝇

那只苍蝇在炎热的夏天怎么会在桌子上爬动呢?

忽然出现在电脑跟前

忘记了是否很悠闲

我捏住它

一把摔在地上

轻盈的身体笨重的一击

死在社会主义土地

房价这么高

连我单位的住房也敢侵犯?

摔死它……

摔死桌子上爬动的苍蝇

心里很乱

被突然一击

勇气强过自杀

2011年5月15日21:12:46南山斋

这个微冷的夏天

还是没有真正的热起来

早上和下午还是长袖加身

这莫名其妙的世界和不可思议的天气

一件一件的奇怪事儿

在世界各地发生

全是自然灾害的外衣

世界末日的黑心肠

 

感觉不到时间的行走

倒是自己漫无目的的活着

一样稀奇古怪的人的心思和一个个虚伪的灵魂

一天一天的不明不白

在心里翻江倒海

见不到黑白分明

听到的都是虚情假意

2011年5月12日20:41:02南山斋

夏雨

雷声隆隆的天

从下午到夜晚不知道有多害怕

心无所依的雨

漫无目的的飘散

没敢细细的听

也没屏住呼吸

任由外面兀自凌乱

斗室里闲散

阵雨带来夏天的消息

还有闷热和童年一起

虚度了一个又一个季度

快要三十岁了

夏雨,不凉爽

已经三十年了吧!

2011-5-11 1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