仿佛在一夜之间

仿佛在一夜之间
一个孩子躺在我身旁
看着我
怎会有一个如此的相似的人
从天而降

很喜欢说仿佛在一夜之间
一个句子浮出脑海
写下它
相似的句子仿佛出现
废话连篇

仿佛在一夜之间
很喜欢说仿佛在一夜之间
写下诗歌给我
给身边的那个孩子

2011年12月26日8:26:54

感谢您的阅读,欢迎您关注微信公众号:shuiliangbai.或搜索:水良白!谢谢!

相惜


Warning: sizeof():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www/wwwroot/www.liangbai.org/wp-content/plugins/ad-injection/ad-injection.php on line 1647

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www/wwwroot/www.liangbai.org/wp-content/plugins/ad-injection/ad-injection.php on line 1661

野草一岁一枯荣,旧友半载无消息。
遥祝无言无凭依,我生蹉跎重相惜。
注:有旧友询我,我不应,但以此诗作答。

对镜观须

对镜观须,毫草参差。

不觉几年,已感苍老。

平铺直叙,何敢猖狂?

静对世事,能做则做。

人生苦短,未有竟业。

一日所做,无自责可。

一人生世,非比伟人。

尽心尽力,唯此而已。

2011年12月8日18:50:09

原来夜晚也是如此恶心

性格吞咽自己的口水,

疯狂玷污自己的衣襟

乞讨换不来食物

自己害掉自己的未来

原来夜晚也可以使自己疯狂

自尊,自尊,一定要觉醒

忘掉白昼

留下黑夜的痛苦

痛苦很好

等待明天的新自我

原来自己很脆弱

善良就是愚蠢

疯狂就是傻瓜

忘记白天

也忘记恶心的黑夜吧。

2011年11月26日22:56:33

每个早晨都是一片恶心

又是一个早晨

要在灰暗无聊的办公室度过之前

真想一睡不起

昨天又做了错事

为什么总是轻信他人

我不信

我不再仁慈

那些貌似忠良的人们

都是骗子

可笑的嘴脸

又是一个早晨

和昨天一样无聊

和明天一样了无趣味

和未来一样不愿去想象。

2011年11月26日6:18:40

你的脑袋是你的


Warning: sizeof():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www/wwwroot/www.liangbai.org/wp-content/plugins/ad-injection/ad-injection.php on line 1647

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www/wwwroot/www.liangbai.org/wp-content/plugins/ad-injection/ad-injection.php on line 1661

你的脑袋是你的
作者娜塔莉·莉亚琳 译者水良白
我是用伴着着晕眩气味的古花的银币洗礼的
我美化,在房间的一部分和另一部分之间眨眼
圣洁的夜展开,虚弱的站着
小药剂师在试管中混合一颗星星
玻璃轻而易举的被打碎
我是圣人
我用果酱和补药来抚慰自己
我绣了一个枕头并挤挤它
我在马屁股上挂上一个很重的金项链
我们叮当作响的穿过帝国
每个教堂的窗户都打开欢迎我们
钟声令人厌烦的响起来
我伸展胳膊接受光明
我的脸出现在一棵树上
红花向前展开
我不停的出席葬礼
我的脸出现在水里,轻轻消散
我太累了,和古人一样累
Your Brain Is Yours
by Natalie Lyalin
I am baptized by coins with a faint smell of elderflower.
I transfigure, blink in one part of the house and then another.
A holy night unfolds and stands weakly.
A child chemist mixes a star in a test tube.
Glass shatters lightly.
I am a saint.
I soothe with marmalade and tonic.
I embroider a pillow and give it a squeeze.
I attach a heavy gold necklace to a horse rump.
We clang along across the empire.
Every church window flies open in greeting.
Every bell rings weary.
I stretch my arms out and receive light.
My face appears on a tree.
Red flowers spring forward.
I attend a funeral, and then another.
My face appears in water, lightly distorted.
I am tired like the ancients were tired.

森林的细节


Warning: sizeof():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www/wwwroot/www.liangbai.org/wp-content/plugins/ad-injection/ad-injection.php on line 1647

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www/wwwroot/www.liangbai.org/wp-content/plugins/ad-injection/ad-injection.php on line 1661

森林的细节
作者:理查德·斯肯 译者:水良白
我看着所有的树,不知所措
那用叶子组成的盒子
树木还有什么?
一颗心,封闭着的,不过如此
每个人都需要一片天地,不应少于其他人
我把我的心放在月亮上,冷月,长夜之月
从一定规模的风景中
从一定意义的死亡中
我带着一种优越感重提旧事
万事都是阴影
你的身体告诉我
在梦里无所畏惧。
Detail of the Woods
by Richard Siken
I looked at all the trees and didn’t know what to do.
A box made out of leaves.
What else was in the woods? A heart, closing. Nevertheless.
Everyone needs a place. It shouldn’t be inside of someone else.
I kept my mind on the moon. Cold moon, long nights moon.
From the landscape: a sense of scale.
From the dead: a sense of scale.
I turned my back on the story. A sense of superiority.
Everything casts a shadow.
Your body told me in a dream it’s never been afraid of anything.
这首诗是最近三天看到的比较有感觉的一首。诗中有淡淡忧郁,很有意境。我喜欢这里所说的长夜之月。

一声轻唤

一缕清泉
无声无息流过
不敢用手轻抚
只怕激起多余的涟漪
嗅一嗅
都有无法表达的馥香
闭上眼
感受万物美好

2011年11月4日夜在归南塑斋路上,沙光于黑暗中轻唤我的名字。前日醉酒的事情过去了。

Good Bye (2)

E   Good Bye (2)

往常一样这一辈子也是这样的聊天模式在最后的时间里消磨

甜言蜜语不适合也已说尽虚空苍白的千百次遭嚼口香糖

最平易才显得沉静深厚说来说去永远也是这个面孔里的声音

以后还会象分开走路一样稀松我们会在下一个站台碰头

至少有一点永恒在这里彼此守候的这一天永恒确定无异的唯一

凌晨的出发已剩下单薄的孤影送行的群体遗下兄弟你一人

你的守候从车窗里让人瞥见一个永恒的为我站着的我的雕像

火车站响起了开车的通知我扔下你消失在寂寞漆黑的无人都市

且让我们各奔东西好在一次饯行的重逢会上笑个不分荤素

在没有你大的城市的冷的夜里我奔向没有的家

都在走向彼此不太明白的方向而又从不知道停止

忧郁在老友回忆的风中散成空气消失在落叶中

没有永远的相见正如没有永远的分别一样

口口声声的保持联络于送别时笑着含泪嘱托

2002年11月上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