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吕·醉中天·《咏大蝴蝶》王和卿

弹破庄周梦,两翅驾东风,三百座名园,一采一个空。

难道风流种?

吓杀寻芳的蜜蜂。

轻轻的飞动,把卖花人扇过桥东。

提示:

我国古代常以蜂蝶的采花比喻男子的追逐女性。

2010年2月20日10:00:02

感谢您的阅读,欢迎您关注微信公众号:shuiliangbai.或搜索:水良白!谢谢!

《套数·仙吕·赏花时·春情》杨果

【赏花时】

花点苍苔绣不匀,鲜花点缀在苍苔之间,仿佛绣出了一幅不均匀的绸缎。

莺唤垂杨语未真,莺声从垂杨中传来,若隐若现,听不真切。

帘外絮纷纷,窗外柳絮纷纷,这是春末夏初。

日长人困,风暖兽烟喷。到夏天白昼慢慢加长,人们多有午睡的心思。

【幺篇】

一自檀郎共锦衾,还是和老公同枕共眠吧

再不曾暗掷金钱卜远人。就不要再算什么烂卦了吧。

香脸笑生春。扑粉的女人的脸,一笑,仿佛是春天到了。

旧时衣褃,宽放出二三分。旧衣服,也感到有些宽松,只因心情大好。

【赚煞尾】

调养就旧精神,妆点出娇风韵,将息划损苔墙玉笋。打起精神,打扮打扮,不要再计算意中人离去的日子了。

拂掉了香冷妆奁宝鉴尘,舒开系东风两叶蹙眉。擦洗擦洗我的梳妆打扮的小盒子,眉头舒展,好不开心。

晓妆新,高绾起乌云,再不管暖日朱帘鹊噪频。起大早就打扮,把头发盘起来啊,报喜的喜鹊噪叫声,我一点也不嫌烦。

从今听鸦鸣不嗔,灯花谁信?以后我听那乌鸦叫也不理会,也不信那烧成花的灯芯子有什么预兆。

一任教子规声啼破海棠魂。任凭子规怎样啼叫,也不会惊醒我的美梦之魂了。

这里主要写的女子思念意中人。

2010年2月3日11:30:11

莫唱南朝旧曲(【越调·小桃红·采莲女】第一首)

采莲人和采莲歌,柳外兰舟过,不管鸳鸯梦惊破。

我觉得这句是写实。给了一副采莲人在水中和鸳鸯相遇,一在明,一在暗。明处的采莲人可不管暗处的做梦的鸳鸯。棒打鸳鸯?有那么一个让人心悬的场景。

夜如何,有人独上江楼卧。

转到夜里,由鸳鸯梦破联想到思念爱人的孤独者。

伤心莫唱,南朝旧曲,司马泪痕多。

司马泪痕和琵琶女的伤心一样,都是一种孤独的泪水。但这里的南朝旧曲似乎将个人的孤独和国家的覆灭联系在一起。有爱国之义。

2010年2月1日7:41:08

【双调】小圣乐·骤雨打新荷(下)

人生百年有几,这句诗如果是问话,用唯物主义来回答,人生百年仅有一。很悲哀和珍贵的一次人生,有且仅有一次。
念良辰美景,休放虚过。短暂的人生,愉快和悲哀的旅程,对于少有的快乐,我们都不要轻易放过啊。
穷通前定,何用苦张罗。个人的命运好坏是前世注定的,何必要受苦张罗呢?唯物主义者不完全是一点儿迷信也没有。这句话可以理解为,即使瞎折腾,我们每个人都是要死的。所以不必胡乱折腾,顺水推舟的生活就可以。
命友邀宾玩赏,对芳尊浅酌低歌。人世的快乐很大一部分是交流得来的。而孤独则是闭塞造成的。所以为求快乐,多交朋友,多聚聚,多交流。醉酒眠江船,很好的生活。
且酩酊,任他两轮日月,来往如梭。这话的口气分明是欲擒故纵。放纵放纵,就是放开心怀,纵情爱物。
整诗品完,觉得这是在释放压力,觉得有种豪放洒脱。希望我也有一丝此情,能够活得更加潇洒。
【双调】小圣乐·骤雨打新荷(上)(
元好问《双调·小圣乐》骤雨打新荷
【原文】
绿叶阴浓,遍池亭水阁,偏趁凉多。
海榴初绽(2),朵朵簇红罗。
乳燕雏莺弄语,有高柳鸣蝉相和。
聚雨过,珍珠乱撒,打遍新荷。

人生百年有几,念良辰美景,休放虚过。
穷通前定(3),何用苦张罗。
命友邀宾玩赏,对芳尊浅酌低歌。
且酩酊(4),任他两轮日月,来往如梭。
【说明】
这是元人散曲名篇。元陶宗仪《辍耕录》卷九:“小圣乐乃小石调曲,元遗山先生好问所制,而名姬多歌之,俗以为聚雨打新荷者是也。”上片写盛夏景色,在热闹、喧闹的气氛中出现一场打遍新荷的聚雨,使人感到一阵凉意。下片抒写封建文人对景抒怀、浅斟低唱的生活和及时行乐的思想,流露了他们对现实的消极态度。
【注释】
(1)双调·小圣乐:据《九宫大成谱·总论》引《宋史·燕乐志》,双调,小石调,俱属商声七调。因此《太平乐府》以此曲入双调。从格调看,它就是词里的慢词。又一般曲谱、曲选,都据《太平乐府》称此曲为聚雨打新荷,现据《辍耕录》改用原名,另补题目为聚雨打新荷。
(2)海榴初绽:石榴花初开。
(3)穷通前定:这是一种唯心的迷信说法,意思是个人命运的好坏是前世就注定了的。
(4)酩酊:酒醉状。
2010年2月1日6:54: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