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训

我们军训的那个九月

从师达网吧传来了9·11燥热的喜讯

军事训练的意义便轻轻凸现了

于是战争又浮现在幻想的眼中

从1840年开始的烟火又弥漫在脑壳中

战争,国防,警惕,军训

像洛可可时代一样

它只是一个时代的产物吗?

流行过去了就没有了吗?

它确也不曾叫做时髦!

它确也不能冠以流行!

但是我们正在进行:在路上呢!

四,十五,晚(2004)

感谢您的阅读,欢迎您关注微信公众号:shuiliangbai.或搜索:水良白!谢谢!

哐啷

“要好好学习!”——哐啷一下子砸

在永仁的头上,看你颓废的样儿!

“我一定要争气!”一丝昏黄的灯光在床头摇曳

在永仁的梦乡里穿梭,学习和爱情都恁般勉强

蛛丝从指尖抽出,伤痛在心口闪动

一个个人在奔跑,手里拿着《红与黑》

从那里发出嗡嗡的声响。“BANDBANDFOUR”

哐啷。“喂,你的饭卡掉在了地上!”

要吃饭,要看书,要不次于人!

你看那些捧着书从黑夜走过的人

头上一个箱子,脚下是两只轮子

梦里是一个时钟,呓语滴答着限期!

“哐啷,——什么也没掉,看,你把地上的石头

摔了个筋斗,就没有想过你死了也不过像这块石头?”

2004年上半年

华盛小区

那年,华盛小区尚是崭新的所在

留有未完成的混凝土的气息

我们和新雇的楼管工人们一起住进来

四面八方的青年一脸痴痴勃勃的色彩

这临尧①的阳光已泻在你我的肩上

一种新生活的憧憬还在状态之外

许多新鲜的面孔和不解的心情

爬满周身的遗忘在那时已经开始蠕动

一样的青年,一样萌动盲从的热血

父母拉着儿女的行李,淌着期待的汗

不知道会留下什么,却发誓要带走什么:

什么阳台高高悬挂的从家乡带来的新衣

今天我们不是还洗刷了一双贡院鞋业超市的休闲鞋

什么一天天从华盛小区到师大校区的小路

今天我还刚刚从图书馆出来,很自然地穿过五一新街

“请离开这里,让我自己洗把脸!”父母走了

从这一天起,我和小区一起进入新的生活!

2004-4-12

注:①临汾是尧都,合起来称临尧。

四月二日阳光不错

在几辆车子后面,在十化小区三号楼下

我什么也没有看见,阳光还不错

“有人向我微笑;好象在哪儿见过

混进人群,我茫然而又做作。”

……“吴永仁,你要忍住呀!”

……“你终于明白了吧,蛹的理想!”

……“咦,那不是严玉翠姑娘吗?”

……“吴永仁,翠翠,怎么不说话呀?”

“你曾经数过相识迄今的天数

也总是问着现实隔裂的疑问

还有梦想的深度,深过几许?

爱情的高度,高到几仞?”

心不在焉的永仁就这么走过楼前

车子躺在那里,阳光依然不错!

似乎是2004-4-2作《吴永仁&严玉翠的爱情》诗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