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小说

初识大鼻子

本文系小说连载之十。前文为:初识书生

“徐老板,给咱说说大鼻子的故事吧。”我一边接过臊子面,一边笑着对小徐说。

我也是一个爱管闲事的人。也难怪,上级派我到这个村里来蹲点,也算是“任人唯贤”,因为我就是喜欢打听故事,信奉道听途说的机灵鬼。

要说大鼻子刘大壮,也不是等闲之辈。作为一个临近煤炭产区的晋南人,他从职高毕业以后,就贩起了煤炭。把山里的煤——吉县乡宁的煤,倒卖到湖北。一直以来,他就热衷交友,初中时和邻村的好几个同学拜把子,我知道的有宏福村的唐东水、三苇村的徐利锋、黄家庄的黄朋伟等等好几个人。

到他上了职高,认识了一个从吉县山上下来读书的同学,两人关系好,在学校同一个班,同一个宿舍,吃饭时同一个饭盆,放假了互相到彼此家里玩耍,亲密无间,胜似亲兄弟。当时,吉县同学的叔叔在吉县山里和别人合伙开了一个煤矿。一来二熟,耳濡目染,大鼻子渐渐对贩煤有了一定了解。刚开始利用吉县兄弟的关系给自己镇子上的铁厂联系了三车煤,一吨抽三块钱,挣了一百多。2000年左右,一百元钱虽然不是很多,但当时的钱,一分就顶一分,还是很实在的财富。这一件事,就有人说大鼻子有煤口,一旦传开,买卖就好做了。

自此,大鼻子三岔两不岔的,逐渐和南方朋友做起了生意。

贩煤的行当,有人有车,有人有煤口,有人有要煤的地方,有人善于做掮客。大鼻子是有煤口的那种人,而且也善于做掮客学问。得心应手,很快就在圈内有了点儿小名声。

大鼻子平时联系好买卖之后,跑煤送煤都有一个“疗程”,所以一段时间内并没有什么事。闲了,也就打打牌消遣消遣。他还是从前那广交天下豪杰的气魄,在朋友中间出手大方,聚集了不少的好朋友。除了和书生在一块儿“趁”,平时和市里的几个新朋友也常来光顾。

听小徐这么说,书生和大鼻子都算是年轻有为了,从金钱的角度,也算名副其实。听他讲这么多,还有一点儿不太清楚,小徐和他们有什么关系,不知道小徐有什么经历呢?像我这样一个爱刨根问底的人,总是被好奇心牵着鼻子,受到捉弄。

店里忽然来了很多客人,我匆匆吃了这碗面,一抹嘴,似乎想起了某件事情,直奔佟家而去。

苏筌于2018年2月12日 北书房 

农历丁酉年腊月廿七日

剧情回顾:9、初识书生

8、书生和大鼻子的登场7新的一天

6、柴禾堆里的思考;5、睡个好觉

4、上级来电;3、佟老太太的呼唤

2、佟家大门口的对子;1、佟厂长家的古董

bignouse

感谢您的阅读,欢迎您关注微信公众号:shuiliangbai.或搜索:水良白!谢谢!

初识书生

本文系小说连载之九。前文为:书生和大鼻子的登场

书生和大鼻子走了之后,我问道:

他俩是干什么的?

小徐开始抹桌子,笑着对我说。

反正有钱花。

哪里来的钱啊?

书生大学毕业之后,给一个理财公司打工,专门帮有钱人投资,平时就是晚上零点时分最忙,有时要盯一晚上的曲线图,甚至半夜给客户打电话。

书生肚子里有点儿文墨,客户不少。拉来的投资在三百万左右浮动。

平时白天就是打打麻将,玩玩扑克。

书生精于算计,善于理财。替人投资,多傍大款,自然风生水起,“俸禄”斐然。

这就是书生之“一斑”吧,至于其全貌。恐怕只有刘大壮知晓。

“我虽然和他是同乡,也是发小,但近几年,看他如此阔绰,也不尽了解。”

小徐说起书生,多是无奈!

“真要了解,还是问刘大壮吧。”

刘大壮必是大鼻子无疑。

大鼻子又是如何个有钱之法?

小徐笑对我问。

(小说连载,未完待续;故事开放,欢迎介入)

苏筌2018年2月11日于凌云阁

农历丁酉年腊月廿六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