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短篇小说

新的一天

本文是佟厂长故事连载第七,接上集柴禾堆里的思考

想这些没有用的事,无聊。昨天经历了那么多,今天又不知面对多少意外。还是积极的去面对吧。

我从柴禾堆里出来,抖落身上的枯草麦秸,摇了摇脖子,扭了扭腰肢,转了转了头颅,扳了扳手指。

总感觉这是新的一天!

下意识地朝门缝看进去,发现院子和昨天一样安静。

两个古董还在柴禾垛里,对子的下联不知去向,老太婆又藏匿了起来。

我,还得继续一天的生活。吃点儿早饭吧。

信步朝村西头溜达,看见几个小朋友大清早已经在你追我赶,穿着厚厚的棉袄,跑起来很可爱。前面的小孩拿着一个红色的塑料袋,后边的小孩竟受到诱惑,发誓一定要追上他,“我一定要拿到塑料袋!”

冬天,一切都仿佛凝固了。寒冷像一片云,抬头看天,很大很远,低头看地,……,百无聊赖。

小徐的小饭馆已经开张,有很多人过来吃臊子面,这几个人和小徐应该很熟悉,我看见小徐的弟弟在做面,小徐就和客人聊天。

我好奇地凑过去……

苏梦泉 2018年1月23日 于Y.D.

微信阅读: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I3NjQzNDE4Mw==&tempkey=OTQxX3lVa1FScjFRTThwd25FcDFvSzNCaU5JdmVEeEJBUjJUUXVKTjVoVjQ3OVZaTDZ0YnYwVFhSYnBnVnB1Z2lwdC14ajZ5WFNmY2VFVUpKOGk3QTNIbEVLbV9rQ3BOb3B0RTBxOVFJVHdSUGtFWnZFSjdmblpxN2EzdS1xUHdrUG1jN1JRQ2xpT1lWbWhrSzJYdlYyQ2VhalY5UjI2eVZXMGNSYk9uUmd%2Bfg%3D%3D&chksm=6b74de9f5c0357898b5918e1eda3e1ffd98e034da333bbd3ee7d62cc8404efdeaefa27e1edda#rd

感谢您的阅读,欢迎您关注微信公众号:shuiliangbai.或搜索:水良白!谢谢!

柴禾堆里的思考

本文佟厂长故事连载第六,接上集:睡个好觉

晨曦轻拂,金边闪闪。

村庄慢慢的清醒,外来户在路上集聚。临近市区的村庄,就是这般,接受着四面八方的人。

“一起向前走!”大字条幅有一些震撼人心,要努力向前,提醒每一个活着的人。

我在柴禾堆里迷迷糊糊,“洞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若果真如此,那真美妙。

不知道该如何醒来,不知该如何面对村中百姓,仿佛我是一个罪人,做了错事。不知道做了什么错事,但糊里糊涂。

我们都在熬时间吗?从早上守到晚上,从小孩子盼到大小伙子大姑娘,从受父母约束到自由自在……

都曾经想着要疯狂地奋斗一番,刚开始平淡着,守规蹈矩,都是为了有一天一鸣惊人。要抬头,先低头,很有一番气魄,不管外界如何,只顾自己高瞻远瞩。一切为了努力而努力。我们在农村都应该有一个老家,而在城市里迷失自己的时候,想一想,你的根在哪里?你的祖辈在哪个角落里生活?

忽然冒出这么多问题,不知道别人有没有问过,我是不是在幻想啊?

苏梦泉 2018年1月22日晨

21458PICVWf_1024

微信阅读: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I3NjQzNDE4Mw==&tempkey=OTQxX3lqdy8yK1JVblVvZGlSQW9vSzNCaU5JdmVEeEJBUjJUUXVKTjVoVjQ3OVZaTDZ0YnYwVFhSYnBnVnB2eVV4anhiMV9TcWJZd25FRlcwb1lkQ3d3ZlNkSVVFLTBDRE1NaGhhRm1zSzJEcTlwV09tb2FCT0h6Y3VTUUFleE8zYU1VV2x3SDhabVI1R0EtT1QxQno2dW96OVRralZ0X3pycVIyZjJTVlF%2Bfg%3D%3D&chksm=6b74de9c5c03578a4192e3e8f47a759101837402669eb7df4da063a4902c5ac1ab1b8527a823#rd

书生和大鼻子的登场

本文系连载故事第八,可看旧文补充剧情!

可留言参与创作。

最近不见你们几个过来吃早饭啊?都咋回事啊?

吃饭,也说说话啊!

你们昨天饿了一天吗?

小徐一连问了这么多句,那几个人就是不说话。

忽然其中一个鼻子大的小伙子把碗往桌子上一磕,冒了一句。

不吃了,吃不下去……

这是为啥?

小徐说,怎么不吃了?

埋头吃饭的一个文质彬彬的小伙子,像一个老成的人一样,煞有介事的说,

昨晚又酩酊大醉了。这已是好几天的状态了!

我心想,难怪。当然谁连续喝几天酒也都是要醉的啊!

大鼻子一抹嘴。醉是没醉。喝几天酒,身上有些乏。

书生扑哧一笑。划拳过圈的时候,挺“荼”地!(荼,方言中表示厉害!)

你们俩去哪里喝酒了?小徐一边写中午要买的菜,边插嘴。

咱们邻村黄家寨。书生回道。

黄家寨?是不是黄大力家有事?

你也认识黄大力?

咋不认识呢。他在市里开出租呢。我有一次打出租,司机一直打电话,我听那口音,像咱们那片的人,我说我是西山村的,他说,咱们是邻村,后来还说到,他是我初中同学黄新铸的老一家子呢,不过比咱们小两岁。

哦。念书时,比咱们低两届,我们也是后来认识的。

小徐嘴角一扬,眼睛咕噜一转。

是不是斗地主时候认识的?

书生面色严肃。呼噜呼噜就吃完了。对大鼻子说:

你不吃,咱们走!

我再往前凑过去,书生和大鼻子就走了!

这俩人是干什么的?

2018年1月24日

0 (1)

微信阅读: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I3NjQzNDE4Mw==&tempkey=OTQxXzRyNW96NXFFLzFhS1gvRTRvSzNCaU5JdmVEeEJBUjJUUXVKTjVoVjQ3OVZaTDZ0YnYwVFhSYnBnVnB2b1BUMlgwd3UxX3B0M1VvVE5XMVIzX0VDalM0LS1SU09iZDJ5SHVTVlZoTEJ6b0ltZ3pfaW9nMF90dGYtcGlkSi1ycDl4MnhibHZvQWJYenJEb0J5SVFIQ1YtYWM5MnRsTVVaOVJ0ZHpXbEF%2Bfg%3D%3D&chksm=6b74de955c03578317881561ace80577cf0caaa34c26d5777b491a96d2e89921fcc02e02ddeb#rd

睡个好觉

由于再没有接到电话,也就没有命令让我离开这个“据点”,我就一直在佟家门外“辛勤工作”。傍晚的时候,我又去吃了一小碗臊子面,店老板小徐还问我晚上吃的有点儿少,我说现在流行减肥养生,“晚上吃少”,其实我是为了省点儿钱。
 
不知觉天黑了,院内再无动静,只是西厦的灯亮了,那种老式的白炽灯泡子,发黄的灯光,有一些模糊。窗户上贴着窗纸,看不清楚里面,大概有人影晃动,可又不敢十分确定。
 
李清照的《声声慢》里说: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对于老太婆,还有我,都很合适。
 
夜深了。深的忘记了村里的声声犬吠。
 
我在柴禾堆旁挖了一个洞,像小时候在生产队的麦场上躲迷藏时的麦秸垛一样,有回忆的童趣,有现实的凄凉,洞口小一点儿,里面挖大点儿,钻进去,再用一点儿豆杆子、麦秸子挡住外面,很隐蔽,也很暖和。
 
也不去上司下午的电话,忙活儿了一天,睡个好觉是最大的安慰。

2018年1月21日17:49:54 苏梦泉于小木屋

f29358b13d5f7949f232bd7e949d0f3a

上级来电

最早,我发现了佟厂长家的古董,想要带走不应该带走的东西,后来发现佟家大门口的对子莫名其妙的少了一半,后来又听见院子里传来佟老太太的呼唤
 
这时若忽然有人从背后拍一下我的肩膀,也挺符合常理的,只不过故事总是意料之外的。
 
一曲音乐,手机铃声响了。
 
我正全神贯注地看着院子里面,铃声把我吓了一跳,我赶快摁了“拒绝键”,退到柴禾堆旁边,我发现来电的不是别人,正是我的上级。
 
已经拒绝了,给他回电吗?可是我手机套餐不合适,已经用完了这个月的分钟数,平时我省吃俭用,给他回电一分钟两毛九,还是挺让人心疼的。况且,我给他干活,我犯不着倒贴自己的财物吧。
 
这么想着,也犹豫着。我怕上级生气,或者有很重要的事情,或者会不会任务取消呢?
 
我陷入还没太深,任务取消了,也能让自己快一点儿抽身出来。首先,只说蹲守,目的不明。再者,蹊跷可疑,怪事频发。还有,我本性善良,刚才听到老太婆喊自己儿子小名的情节,太感动了。
 
上司打电话到底是为了什么?

2018年1月20日夜 小木屋

timg

佟老太太的呼唤

对子已经丢失,而且已到年关,意义不大,就不深究了。我愚钝的脑子也不会逻辑推理。

我从柴禾堆爬起来,继续思考蹲守的含义,边想边转悠,忽然听到院子里有动静。是不是任务来了,总算有点儿眉目了。我赶快趴到门缝处,往里看去,院子安静的蹲在那里。传来的只有低沉的声音:

“大福,……大福……”

这是一个老太婆的声音。

这不是厂长的名字吗?佟明福,昵称就可以叫做大福啊……

现在已经是下午三点了,正是上班一族上了一上午班,中午吃饭后午睡刚起来的时候。可是在三点以前,我没发现院子有任何动静。现在老太婆在呼唤厂长,是不是老太婆饿了,起来找吃的呢?

我更仔细的从门缝里竭力的看,看了半天,再无任何声响。老太婆在哪里?做什么呢?

不会有什么意外,不会饿晕吧?从声音看,老太婆应该有七十多岁了吧。一个老人在老院子里,会发生什么呢?

咦——木头门是锁着的,我应该怎么办呢?我的人物还没搞清,现在又开始担心其他的事情来了。

2018年1月19日 苏梦泉 于小木屋

473710preview4

佟家大门口的对子

还得插叙一件事情
 
佟厂长绝对是一个会经商的文人,能当上厂长,还写得一手好字,他家大门口的对联即是亲笔。
 
耕读传家本分为人,
方圆处世勤勉做工!
 
贴了一年,红底遭到风雨侵蚀,已有些沧桑之感。我本来很喜欢被岁月打磨过的东西,这凋零迟暮的对子也吸引了我的目光,我上下打量,前思后想,这联语中是不是有佟厂长的一些类似证据的东西呢?
 
虽然不知道蹲守佟家所欲何为,恰因事出蹊跷,我已经天然的认定,佟厂长一定做了“错事”,这对联不就是证据吗?
 
中午,我去村西头南侧一个小超市对面的一个小面馆吃了一碗臊子面。
 
等我回来时,对子下联竟被人扯走了。我怔在柴禾堆旁,忽然失神落魄,不知身在何处,借势我躺在柴禾堆上。
 
谁撕走了下联?为何不把上联也撕掉?
 
2018年1月18日夜 苏梦泉于小木屋
080710rekvchtk6r4bccpa

佟厂长家的古董

t016df9f9c22a1bec73

我得到一个重要的命令,来到佟厂长家门口守候。
但我还不知道我在等待谁,下一步做什么。
佟厂长的家在农村,院子门口有一个柴禾堆,由烂柴棒、麦秆、玉米杆堆成。
我蹲在佟家门口,本来就是“可疑的”客人,已经感到唐突了,可我还是按耐不住自己的好奇心。我拨拉柴禾堆,竟发现了两件东西:一个绘有一棵古树的碟子;一个写有八个字的木牌。
树盘子里的树苍劲有力:
如寒雪中的孤松,挺拔盎然。
八字木牌是一幅短小的对联:
劲节有为,力正无极。
我对这两件东西爱不释手,把玩中闪过一丝邪念,我知道这是佟厂长的东西,但我,“我是大盗贼”,“我是好工人”,在我心里打架。
不知觉,我就抱着树盘子和八字木牌进入了梦乡。
我已经将这两件东西“据为己有”……甜蜜的梦……

——待我真正醒来,什么也不见了。
——为何偏偏在佟厂长家里,肯定是工友拥戴佟厂长或喜欢佟厂长的古董。他们都想着,偷盗得逞以后让他扮演警察来吓唬他们自己。
——恍惚间扪心自问:谁能得逞?吓唬了谁?
2018年1月17日 梦泉于 小木屋

迎接挑战

迎接挑战

 

挑战不因个人意愿而到来,全是世间造化。

 

没有想好,也才给人惊喜。生命既是过程性东西,当然要享受经历了。

 

尽心尽力,把挑战当作朋友。与友交,把酒言欢。

 

挑战往往因为不按计划而成为挑战。

 

计划也因此成就了挑战。二者皆美,则为生活。

 

最近有个方圆兄来访,心内正有计划,虽然也暗自责备,不可为其役使,但此般年月,也决不可碌碌无为而苟活。

 

也曾思忖自立山头,创设一个产品,不可仍如前朝,浮想联翩,籍籍无名。

 

忽然有事来到,从无征兆。

 

还是工作为要,不可旁骛斜出。正道营生,力担其责。初心无悔,奋力向上。

 

遇有事情,平心迎接,砥砺自己,不断完善。决不在未来之前而自行撤退,不到万不得已绝不止步。

 

爱生活,则爱其纷繁造化。迎接挑战,则欢喜战斗。

 

迎接挑战,则乘风破浪。

 

 

苏梦泉 2018年1月12日夜 新榆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