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现代诗

打开这本书

过去的笔记已经模糊
依稀看到当时的样子
我在思考未来
如今却成为回忆

满纸写着没有实现的梦想
头上一片没有定型的云朵
不如合上这本书
免得动了念头

世界就是这个样子
让你的笔无从下手
你本来也不是这样
早就应该反向行驶

不知道你们怎么判断
我听到的声音令人头疼
既然打开了书
就回忆回忆过去!

2020年1月31日

分类
现代诗

我准备晚上为这只小狗写一首诗

有一直小狗掉进了河里

我在岸边大声喊叫

 

我忘记了寻找木棍

我也没有救生圈

 

我就是喊

喊出了一首歌曲

 

有人为我呐喊

我唱得更加卖劲

 

刚掉进河里的时候

还能听见小狗有过一声汪汪

 

渐渐地只有扑腾的声音

我的声音慢慢盖过了它

 

我准备晚上为这只小狗写一首诗

记录它在水里英勇的挣扎

 

我匆匆忙忙的赶回家

才想起来小狗还在河里

 

不知道有没有打捞上来

我已经开始动笔撰写歌颂

2020年1月31日20:30:45

分类
现代诗

我想说几句话

我想说几句话
可是我太懦弱
反驳之外
连表达都唯唯诺诺

我也会和你一样点头称道
我把嘴闭紧
眼睛眨一眨
射出坚毅的光芒

我一口气从五楼跑下一楼
别人还在从容的走
我听见有人笑我
为什么直接的人不被理解?

你给我看看你的脸
别随风摇摆
到底听不听?
我很真诚地看着你

2020年1月31日20:27:17

分类
现代诗

扬鞭追赶

这应该是一个武侠故事,发生在当代,乱是诗歌的某个特征。

什么是出手的时候
高手的架势并没有摆出来
从合适的角度观看
依然一言不发

总是在晕眩的时候
突然抓不住美丽的瞬间
爆破的声音
震醒了没有做的梦

吵闹是最好的武器
蜂拥而至的声音淹没了我
他在指手画脚
我没有机会反驳

寻找杀手锏
门前的拴马石有多少沟槽
冲出去
扬鞭追赶!

2020年1月30日

分类
现代诗

你好吗?

我没敢告诉你

我只想赞美自己

 

白天我在微笑

夜晚我在呐喊

 有人深夜回来

各自诠释幸福

不想让你听见

你好吗?我的朋友

 

凌乱的文字里找不出

一丝带着泪水的琥珀

 

如果一定要坦白

还是选择遗忘

 

我把浪漫涂鸦

绘出明天的​讽刺​

2020年1月30日晚

分类
现代诗

安静的街道

我看见他欲言又止

脸色憔悴地四处张望

 

在夜里想起了白天的天空

阳光无所谓好坏

 

每个人的背后都有一段故事

你应该重新改变自己

 

他不是你的朋友

你只管一个人去街道转转

 

夜晚一个人走在路上

把车放在其他地方

 

布娃娃瞪大双眼

清澈的世界不在这里

 

城市里灯火通明

安静里透着一股冷冷的​

2020年1月30日晚

分类
现代诗

我看见他站在古朴的院子里

我们在一个类似网吧的大厅里
你在过道穿梭
我来不及奔跑
你就不见了踪影

景区的游人告诉我这里有另一个出口
我在铁丝网中间仔细查看
没有一个门
有人告诉我你在那边

我看见母亲在哭泣
她接到了勒索电话
大西北的人在说话

我看见他站在古朴的院子里。

我看到了希望

忘记了身在何处

奔跑

无所畏惧的奔跑。

2020年1月27日晨

分类
现代诗

我们都将被谈论打败

他们谈论过去的苦难

用嘴巴绘制来年的辉煌

 

心无芥蒂的人在恍惚中得罪生活

那个时而沉默时而热烈的人太有心机

 

过犹不及的古训在冲动面前

极力讨好的都不是真正的朋友

 

没有走进门

却在院子里大喊大叫

 

回转头,我们都不要彼此面对

不,合适时候我们再来聊

 

你的飞翔和翅膀没有关系

我的梦想和清醒没有默契

 

烈火烧过了头

黑色的灰烬布满苍穹

2020年1月27日晨

分类
现代诗

手机贩子和多米诺骨牌

他想,我应该结束这一切

于是,他从床上坐起来

走进浴室

在镜子里遇见了真实的自己

 

山沟中间的多米诺骨牌已经排列整齐

我们在山崖上说悄悄话

一个石子从我们脚下滚落

山谷中传来骨牌倒塌的此起彼伏的声音

 

这个贩卖二手手机的小偷

一脸温和

我拉着他赶快向山崖右侧跑去

在山口遇见了多米诺骨牌家的儿子

 

我在口袋里找到了自己的手机

手机贩子一脸疑惑地看着我

我需要一个备用手机

才能从山谷的另一侧进入工作单位

2020年1月27日晨

分类
现代诗

我的喊声你能否听见

我的喊声你能否听见

可爱的三文

他已回到甘肃
甘肃,甘肃!

他有个小卡车
他会变戏法


撞见有老人远行
镇里也在搞活动


哭泣的发小
唯一缺少了手机拍照


他喜欢附庸风雅
我倒没有意见


有人追我
我从胡同逃走


路过邻居家的雨棚
我想做一件雨衣……

我喊着三文的名字
在熟悉的胡同里迷路
2020年1月23日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