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现代诗

祭奠苏芳

我只认识了她半个念头的时候
她便含蓄地把我留在了一如既往的审美
一张弓在老屋的钉子上不堪倾圮
终于砸向了地面结束了老屋的可悲!
我相信“死于非命”是一句放之四海而皆准的
不过她还是让流言蜚语继续了下去!
尽管我一再地重复我们相见恨晚
还是过早地告别了邂逅去品尝恐惧
等不到大雪初霁你撑着伞默默离去
还是悄然地送给我一个洁白的大地
我记得人常说时间不会为了谁而停泊
但日子还是为了某个人而定格了一次
我在你的葬礼上勉强笑着取个雪景
一副憔悴的脸定格在照片的虚伪里。

从一开始的不分对错到最后那泪水的轻轻滑落
始终说不出个理由来为自由和安静的谎言开脱
如果真要在巨大的悲痛中求出个是非对错的话
我只能镇定了扭曲的脉搏承认我自始至终的错!
2002.12.23.冗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