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现代诗

一匹狼

4,一匹狼
我黑袍加身独自穿梭,
在每个垭口徘徊令人不敢进出,
我凶恶异常,杀死,叼走阿毛,
人们惧我我孤独寂寞白天不敢散步,
夜里独自疯吼,嗥声在静静夜空发闪,
本性就是这样,我不能改变,我要活下去,
每个人都在向上攀,
他们要生活,怎能停滞?
我同样需要去生活,
首先要活着,我们当中有些懦夫败类屈服人到驯服于人,
看着门大声驱赶陌生人在围栏里在链套里狺狺,
他们不配用“嗥”字,只能是温顺的看家狗,
有些悲惨到吠日傻叫乃至吠影吠形,
我,却是一只狼。有自由有权力独自追赶生活的魅力,暗夜踽踽觅食靠自己力量去奋斗争取,常常带着血,毛发凌乱东窜西突,
每一声嗥叫,每一阵晚风,我存在,我偷偷奋斗不知疲倦,不拘形迹,随意洒脱,我黑色的皮肤黑色心情黑心动力,我是一匹来自北方的狼,野性十足。2001年9-4中午

分类
现代诗

谁的眼泪在飞

3,谁的眼泪在飞?
不知道已经多少次了,
在与你相约的日子抑或雨儿绵绵抑或乌云朵朵,
雨儿淅沥的街头散步的你我,
貌似浪漫之外几多愁眉,
怎会如此这般?
雨儿不知觉竟下在找你的清晨,
起起落落曲折的爱更觉心酸,
那不停地也不管你我愿不愿意的雨儿,
是谁的眼泪在飞?
不知道已多少次言说放弃,
追得我疲惫,累得我直喘气,
独自在夜里感受伤悲,
每次回忆不远往事,
坎坷过去,写诗独坐读日记,猛然发现我的眼睛里全是水,
熟悉的街头将你迷失,东跑西窜,将你寻,我半个影踪不着。
天上乌云,突然更黑,雨儿顿然降临:谁的眼泪在飞?
不知道为什么又怎样,
就这样慢慢维系苦苦追赶,
日里夜里又没日没夜地反复思索,到底该怎样做呢?
又为了什么苦思冥想?
想到深夜了窗台上叮里叮咚:是谁的眼泪在飞?
2001年9月

分类
现代诗

One Person

2,One Person
窗外的蝉声时断时续,
秋天左右的午前午后阳光有点焦灼;
屋里我一个人心儿凉了又冷,
坐下,立起,不安地走来走去。
一个人偷偷泪水爬满眼眶四周,
让音乐驱赶这不快的琐事,
他们聚会喜悦快乐,欢聚一堂。
我散步故乡深夜空荡荡破街。
怎样定格美丽又令人无比伤心,
迷人令人沉醉,悲痛刀绞心般爱情,
友情又怎去穿越时空昂首爱情?
蝉声依旧,与音乐声打成一片,
屋里屋外我一个人书桌前孤坐,
唱着歌,朋友一个也不在身边,
依然觉得没有一个人在乎我,
连同聒噪不舍的蝉儿静静的屋子。
独自静静思绪纷飞穿越云霄,
不靠天,不靠地,只能靠自己。
只有我和我最亲最交心最会永不分离。
唯一欣慰我自己还活着还能听蝉声音乐,
一个人,静静独处时欣赏自我。
2001年9-2中午

分类
现代诗

我的玻璃樽

1,我的玻璃樽
面对青天我许个愿:
出人头地名震天下,
振翅高飞威慑千秋。
在这凌云壮志背后,
免不了时时想起梦中的朋友: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写下青春的誓言劲笔数行,
小心翼翼装进玻璃瓶中,
投向四海为家的水,
飘泊向我那向往的天涯。
只有灯光陪着我,
几本子书几支笔几瓶墨水几行泪水几多愁。
玻璃樽怎装下千言万语?
只字片纸儿传情千里。
我把那每日心情诉说,
怎可赘述难熬的平淡的精彩的无聊的天天。
我的玻璃樽放在心中,
任凭怎样飘泊都有依有靠;
我的玻璃樽在心中荡漾,
拉起几多愁思几多沧桑。
2001年9-1夜古月山人